由于传统养老观念的影响,很多中老年朋友只知道养儿养老。但最近由于新观念的影响,很多中老年朋友,尤其是知青,开始了另一种新的养老模式——抱团养老。



抱团养老,一个没怎么听说过,但在国外却很很流行的方式。等我们老了,就搬到一个地方住在一起,一起喝茶,种树,散步,旅行。


之前小编发过的美国德州四对夫妇“抱团养老”的故事,启迪着全球的老人,爱人在身边,朋友在隔壁,就算老了,也要有自己的生活。

“同居式”养老,太美了!

这听起来简直就像老年版的《爱情公寓》: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老人们聚集在了一起,活出了我们最向往和羡慕的生活方式— —最好的朋友就在身边,最爱的人就在对面。


因此最近,杭州余杭13位老人“抱团养老”的消息引发热议:


据报道,一年前,杭州余杭79岁的朱荣林和74岁的老伴王桂芬招募志同道合者到他余杭自家的别墅抱团养老,同住的俞阿姨老两口从100多位报名者中选了4对夫妻。一年时间,有人离开有人补进,抱团的人数从最初的4对,变成如今的13人。





▲抱团养老的别墅 (图片来源:新民晚报)


抱团养老心得


先来看看,这群抱团养老的叔叔阿姨在试验了一年后,有什么心得?


抱团的好处


据钱江晚报报道,抱团养老的地方在余杭港东村,这是一个只有2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,远山近水,竹林郁郁,家家都是院落别墅,平整的水泥小路通到每户人家门前。


朱荣林家的别墅是三层浅黄色小楼,建于2010年,造价200多万,面积约500多平方米。院子内部种满绿植,铺着石板小路,前面有一方鱼塘,后面是半亩小菜园。


别墅中,7户13人分布在1到3楼,每户人家都有自己的卫生间,这也是让入住者最满意的地方之一。


俞阿姨最满意的是这里的环境,“我就喜欢农村的田园风光,我们老头知道,就随我来。”


她说自己在这里的生活很闲散:早上6点起床,整理下房间,下午搓搓麻将,晚饭后在院子里溜溜圈,看看电视,就准备睡觉。


△王荷花老人在洗碗

大家一住进来就起草了一份《结伴养老协议》,值日就是协议中定下的规矩之一。每个家庭轮值一天,包括给大家准备早餐、买菜、洗菜、以及洗碗等。


协议中还详细制定了大家的值勤和伙食标准:


“打扫卫生的一周两次,每月1200元,厨师烧两餐每月2000元,还有一个修剪草木的每月2000元。”


朱荣林解释,“每户满打满算,一个月3000元的费用足够了。”


当然,这些都不是那么严苛,不值日的人,愿意的话,也会上去搭把手。


比如在记者采访的当天,本应该金阿姨值班,但去年 ,她在阳台晾晒衣服时,摔伤了腿,腿里放了钢板,走路一瘸一拐,金阿姨的老公腰又不舒服,俞阿姨就来帮忙。


“你看,这就是抱团养老的好处,有什么不方便的,彼此有个照应。” 


63岁的金阿姨,短发,戴着眼镜,说话爽朗。




江苏社会文化研究学者王家林对400多名知青展开过专门的调查。2014年的中国知青文化博鳌高峰论坛上,他提交了一份《中国知青养老问题的若干思考》。


王家林说,在中国60岁至70年老年人中,曾经上山下乡的知青可能占到70%左右。“85%的知青处在社会底层,退休金低,仅够维持自身生活,若患病或需要护理,就会捉襟见肘,无力承担,陷入窘困境地。据我的调查,特困和贫困的占调查人数的95.75%。”


另一个原因——空巢也促进了互助养老的出现。王家林说,1978年知青大批返城,而我国在1979年后就实行独生子女政策,知青们当时正面临婚育问题,因此很多知青家庭基本上都只生育一个子女。


“而现在,许多知青子女不在身边,养老靠子女成为一种奢求,导致知青老人中空巢现象很普遍,抱团养老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养老模式。”



微妙的烦恼

一群本不相识的人突然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生活上很多细节都需要磨合。


水电煤、生活费都是AA,但怎么AA法,经历了一步步的改进。


其他琐碎的问题还有很多:


·村子附近的小菜场,距离近但品种少,远处的菜场品种丰富但需要坐公交,路费如何报销?


·夏天,有的男同志就穿条短裤,赤膊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,如何协调?


·吃饭时,有些“好菜”一会就被抢光了,有时,来迟的人压根吃不上菜,如何解决?


·对于召集者朱荣林来说,令他头疼的是,因为人多用电量大,只能按照阶梯电价最高档付费,他想知道能否有一些优惠政策?


但由于养老院太压抑、自己在家又太无聊,所以老人们才更向往这种更自由更新潮的“抱团养老”方式。




虽然抱团养老的模式真正实施起来依然困难重重,但“新潮”从来都不是年轻人的专利。


这些敢于尝试勇于探索的老年人们,给我们展示了爱情和生活最美的样子:不是和未知的人一起去做同样的事情,而是和同一个人用一辈子一去体验各种未知的人生。


当然,正因为问题多多,先驱者的探索才更有意义